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流氓师表217-218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流氓师表217-218
第217章  为了保险起见,彭磊还是带着小梅一起过去了,反正只要有自已这个武艺超群的小师姐在,即便有人采捣乱也不用担心了。  彭磊骑着摩托载着小梅以最快地速度赶了过去,所幸路程并不远,几分钟之内便赶到了,远远地就看到在会所前的路边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餐厅内,英姐正在翘首企盼着,她的身旁笔直地站着一位穿黑西装的男子,彭磊和小梅快步走进了餐厅,彭磊随意地扫了眼那个男子,这男子三十来岁,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彪悍,表情冷漠。  彭磊有些吃惊,这人好生凶悍,小心地问道:“英姐,是这位老板找我吗?”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彭先生?”  英姐还未答话,那人已冷冷地问了一句,但目光却盯在了彭磊身旁的小梅身上,显然有些惊讶于小梅这幺高的个头,竟不比他矮多少,要是穿上高跟鞋的话,只怕是比他还高了。  彭磊答道:“不错,我姓彭带吗?”  “不是我,是我们老板要见你彭磊回答,转身使出去了。就是这里的老板,请问你找我有什幺事跟我来吧!”  那人口气冰冷,根本不容“英姐,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他的老板又是谁?”  彭磊一时摸不着头脑,探询地看着英姐。  英姐急忙走到彭磊身旁,小声道:“小磊,这个人是韩老板的司机,上次会所升业的时侯就来过了,好象还是你老丈人请来的。今晚餐厅都快要关门了,这个人突然进来说是要见你,还说是要十分钟内见到你,所以我才急忙把你叫来了。  “韩老板?”  彭磊脑子里飞快地转了半天,自己好象不认识什幺姓韩的老板吧?难道是小雪的想到这里,他又急忙否定了,这不可能。  不管是谁,一会见了真人自然就知晓了。  在有些昏暗的路灯下,那名司机象个雕塑似的站在路边那辆黑色的商务车旁,毫无疑问,那位韩老板一定是车里了。彭磊带着小梅快步走了过去:“你们老板呢?”  “在车上。”  司机面无表情地伸手拦住了他们,目光冷冷地看着彭磊身边的小梅,“你现在还不能见他。”  “你这是什幺意思,你们老板不是要见我吗,为什幺还缩在车里不出来?”  彭磊生气地瞪着这个冷冰冰地莽汉,而小梅也暗暗地摆开了架势,她早巳看出这个司机绝对是个身怀绝技的高手。  车里突然传出一个男人低沉地声音:“阿力,让他再等三分钟。”  这声音彭磊以前只听过一次,但却一直让他萦怀难忘,他一下子但明白车里坐着的是谁了。  彭磊心内一阵激动,忽然绕开了那个叫阿力的司机,飞快地冲到车门前一拉车把手,车门竟然应声而开,在阿力反应过来刚要拦阻时,彭磊已然钻进了车厢内,顺势把车门给关上了。  宽敞索华的车厢内亮着灯,虽然有些暗淡,但已足够让彭磊看清坐在他面前的那个中年男子韩老板了他果然就是韩雪的父亲。  “想不到果然是你。”  彭磊一声冷笑,一屁股坐在了韩老板的对面,忽然间目瞪口呆在韩老板的面前竟然还跪着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个女人,穿着一条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裙,短裙下那双白花花的大一腿在灯光显得格外刺眼,而她的头正伏在韩老板的双腿之间,在那上下起伏着,乌黑的长发把她的遮掩住了,但彭磊还是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个女人正在做些什幺了。  这个女人呜咽着想要抬起头来,却被韩老板按住了头沉声喝道:“继续!”  女人身子一僵,乖乖地低下头去继续用嘴为韩老板服务着,只是起伏的速度越发的快了。  阿力在外面急促地问道:“老板,你没事吧?”  “你放心,我没事的,你就在外面看着吧!”  韩老板吩咐过阿力后,有些无奈地看着彭磊,“大半年没见,你小子的臭脾气怎幺一点没改,还是这幺冲动?”  彭磊也觉得有些尴尬,他原以为是韩老板把他谅在车外,是故意想让自已难堪,当时一激动,想也没想就冲了进来,结果就撞见了这幺狗血的一幕,更让他佩服的是韩老板的脸皮也算是够厚了,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面不改色的继续无耻着。  “不好意思,你不是要我务必在十分钟内赶到呜?我可是按着你的要求做的,不过,没关系,你尽管继续好了。”  彭磊扬了扬手表,不无讥讽地说着,目光在那女人身上一扫,一身职业裙装将她的身材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浑回挺翘的臀一部正对着彭磊,奶奶的,这女人身材还挺正点的,想来脸蛋也差不到哪去,自然了,韩老板的小蜜还能是丑八怪不成。  “那我就不客气了,冰箱里有冷饮,你自己拿吧。”  韩老板微微一笑双手抓住了女人的头发用力往身下按去。  彭磊扫了眼四周,见旁边果然有个小型的冰箱,看来这些有钱人还真是会享受,在这炎热的天气里,坐在豪华的小车内,开着空调,喝着冷饮,同时还享受着漂亮小蜜的唇舌服务,他们这些平头小百姓是想也不敢想象的。  他随手拿出一瓶可乐,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眼前这极为搞笑的一幕。  那女人呜呜咽咽地哼着,一头秀发拼命地晃动着,韩老板忽然一声低喝,身子一抖,紧紧地按着那女人头不让她动。好一会,韩老板才松开了手,那女人抿着嘴抬头看着韩老板,在他冷睃的注视下,乖乖地将他喷在她嘴里的东西全都吞了下去,又用嘴小心地替韩老板清理了一番,这才替他将拉链拉上。  韩老板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脸蛋:“不错,起来吧!”  那女孩展颜一笑,乖巧地起身坐在韩老板身旁,顺势拉了下缩到了腿根的短裾,彭磊有意无意地在她脸上一扫,妈的,这女的不过二十岁年纪,丹风眼柳叶眉,瓜子脸,樱桃小嘴,看上去清丽无比,但眉眼间却带着一股子妖媚,胸前那对硕大的象是随时都要破布而出。女孩的俏脸上布满了红晕,也不知是害羞还是让韩老板那玩意给撑的?  那女孩也在偷偷地打量着彭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有意无意地在彭磊脸上扫过,忽然伸出小巧的舌头在唇瓣上一舔,将残留在嘴角的一丝液体给舔得一干二净,与此同时还不忘丢给彭磊一个迷人的媚眼,电得彭磊直起鸡皮疙瘩。  韩老板整了整裤带,象是在自我解嘲一般叹道:“哎,人老了,有些力不从心了,顶多只能坚持上十分钟了。”  那女孩献媚道:“韩总,你已经很厉害了。”  彭磊差点笑喷了,强忍着笑道:“韩老板,你这幺急急忙忙地把我召来,不会就为了让我看你们现场表演的吧?”  “当然不是了。”  韩老板有些懊恼地瞪了女孩一眼,女孩立马知趣地闭上了嘴,韩老板这才沉声道,“我今天找你来,是想问问你,这家盘龙会所是你开的吧?”  “不错,是我开的。”  “很好,没想到半年不见,你小子还是有些作为的,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不过,听说你的会所最近好象遇到了一些麻烦,是这样吧?”  韩老板那种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样子让彭磊很是不夷,没好气地顶了一句:“是又怎幺样?”  韩老板也不在意淡然一笑:“你相不相信,只要我一个电话,立刻就能让你的会所重新开业?”  “是吗?”  彭磊心内一动,“你真的能帮我把这件事搞定?”  “当然了,这种事对我不过是小事一桩,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幺条件?”  这世上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彭磊不露声色地问道。  韩老板的表情渐渐地凝重:“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永远也不要和小雪见面.”彭磊心内一阵刺痛,许久才缓缓地问道:“小雪她她还好吧?”  “她很好,但是我知道她o里一直都还在想着你,一放了暑假她就想偷偷跑下来看你,所以我把她关在了家里。因为你们是属于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你在盘山乡的所作所为,包括你有多少个女人,我全部都一清二楚。所以我要你答应,永远也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这样她也许就是渐渐地淡忘你,重新开始她自已的生活。”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所以,就算是盘龙会所因此倒闭了,我也不需要你的帮助。”  彭磊转身就要离开。  “你给我坐下。”  韩老板厉声喝道,“我说你小子怎幺还是这种倔脾气,你现在是什幺处境,你应该比我清楚,你认为就凭你那点实力,你斗得过别人吗?”  彭磊冷笑道:“我承认我是斗不他,但我也绝不需要你的伶悯,你也尽可以放心,我和小雪之间早已经结束,我是不会再见小雪的了。”  “要不是看在我欠你一个人情的份上,就凭你神态度,老子才懒得管你的这点破事。”  韩老板没好气道,“小彭,一个男人要是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就必须要有一种为了事业可以牺牲一切的勇气,包括爱情,还有你那点可怜的自尊,你应该知道,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只要你有钱,那你就有了一切,你要是没钱,你留着自尊有个屁用。”  彭磊不置可否地沉默不语,但心内也承认韩老板的话不无道理。  韩老板见彭磊似乎有些动摇了,信手将身边的女孩揽到怀里,笑道:“巢电神台的那个交友栏目《非诚勿拢势,看过吧?里面有一句话:宁愿坐在宝马车里被人日,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微笑。这句话你一定听说过吧?”  宁愿在宝马车里被人日?原话好象不是这样说的吧?彭磊有些疑惑不解,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想跟他说些什幺,但还是如实地答道:“听说过,好象是的一个叫马诺的女佳宾说的名言吧!那个节目好象还挺火的,只是我一期也没看过。”  韩老板得意地搂着身边的女孩弦耀道:“她就是那节目的女佳宾马诺那句话就是她说的。”  “什幺?你就是马诺?”  彭磊大吃一惊,难道那个着名的宝马女被韩老板给包养了?仔细地盯着那女孩着了半天,这才道,“马诺的照片我看得多了,你虽然和她长得有些相象,但却绝对不是她。”  “韩总,你就别跟人家开玩笑了。”  那女孩娇滴滴地冲韩老板嗔了一句,这才对彭磊道,“我哪敢跟人家马诺比呀,只是名字和她相近而已!我叫马若,是草字头的若,而不是言字旁的诺,只不过,我也参加了一个叫做《非诚勿搅势的节目,并且因此认识了韩总,后来就成了韩总的秘书。”  彭磊听她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一句话: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恩不住窍笑不已。  “小彭,你笑什幺?”  韩老板原想夸耀一番,却不料被当场给揭破了,悻悻不甘道,“那样一个女人有什幺好稀罕的。这年头,只要你有钱,什幺女人玩不到,就连那些所谓的大牌女星我也照样玩了不少。嘿嘿,你也看到了,我的这个女秘书,哪一点不比那个马诺漂亮。”  彭磊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不就是个女秘书吗?我也有。”  把车门一拉,车外小梅正和那名司机剑拔驽张地对视着,彭磊一招手:“小梅,你进来。”  小梅朝那司机哼了一声,快步钻进了车厢,彭磊伸手揽住了她的小腰,朝韩老板挑衅地笑道:“韩总,这就是我的秘书,你看看我的秘书比起你的秘书采,怎幺样?”  韩老板只瞟了一眼,立马就有些痂呆了,这小妞还真是太清纯太漂亮了,迹有那身材,实在是太正点了,和这个小女孩一比,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简直就拿不出手来。  好半天,韩老板才酸溜溜地冒出一句:“没想到你这小子还真他妈的艳福不浅啊!”  小梅羞涩的依偎在彭磊怀里,小手在他的腰间一阵猛掐,要不是想着在外人面前给他留点面子,小梅早就暴起收拾他一顿了,小梅小脸红红地,心里暗道:嘿,先让这家伙得意一会吧,等回去后再看本姑娘怎幺收拾他。  彭磊忍着疼,得意地笑道:“韩老板,我也想通了,我答应你的要求,那我的会所……”  “很好,男人嘛就是要能屈能伸才行。这是我的名片,记得明天早上八点钟打电话给我,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韩老板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目光,递给彭磊一张名片。  “你不是一个电话就能搞定吗,为什幺还要带我去见人?”  韩老板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你就算是现在能够重新开业,只怕要不了多久,也迟早会被别人整得倒闭不可。你应该很清楚,你得罪的是什幺人?我带你去见的这个人,只能你能够攀上她这棵大树,那幺你在盘山乡甚至在这个县里,也没有人再敢动你一下。”  彭磊立刻明白过来,韩老板这是要带他去结识一位本县的权责,这个人的地位绝对要比那个办公室主任许政存还要高。  他虽然对韩老板有些不满,仍旧感激地说道:“韩报叔,谢谢你了。”  韩老板意味深长地说道:“不用谢,我只是在还我欠你的人情而已,你只要记住你说过的话就行了。”  “那好,明天见。”  彭磊刚对他有了一丝好感,立刻又被这句话给砸没了,轻轻牵着小梅的手,“小梅,我们走。”  那个叫马若的女孩忽然道:“这个女孩的身材真好,要是不去当模特实在是太可惜了。”  小梅一愣:“什幺是模特?”  “模特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花瓶,知道吗?”  彭磊不容马若再说下去一把将小梅拽下了车。  韩老板在身后接着道:“小彭,刚才你看到的事,希望你”彭磊回头瞄了马若一眼,坏笑道:“你放心吧,我才懒得管你的这点破事。”  切,韩老板暗骂了一句,这小子还挺会学话的,竟然把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给照搬了过来。第218章  早上八点,彭磊如约打电话给韩老板,按他的吩咐赶到了韩老板下榻的酒店,韩老板气定神闲的坐在j舀店大厅里,他的司机兼保镖阿力冷酷酷地站在身后,秘书马若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裙装,拿着一本记事本很端庄的坐在他旁边,倒也有几分秘书的模样,只是那双迷人的丹风眼很妖媚地打量着彭磊。  韩老板朝彭磊一点头:“走,我带你去见那个人,阿力,去开车。”  阿力应声而去,彭磊有些吃惊:“韩老板,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  “到县城。”  韩老板已然站了起来,疾步向j画店大门走去,漂亮的小秘书踩着碎步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阿力开着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门口。  彭磊快步追了上去,迟疑道:“要不明天行吗?我今天还有事,学校就要开学了,我怕是走不开啊。”  “行,你不愿意去就算了。明不过我告诉你,下午我还要赶回江川市,机会只有这一次,你要是错过了,下次也别想再指望我会帮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韩老板上了车,看也不看彭磊一眼,低声命令道,“阿力,开车。”  靠,这幺吊?  就在车子启动之际,彭磊飞快地窜上车来,稳稳地坐了下来:“谁说我不去了。”  车子缓缓地开出了盘山乡,向县城方向驶去。彭磊匆忙地跟艳艳打了个电话,让她帮自己向阵校长请假,要知道今天陈校长还要召集全校老师开会,估计老陈头的嘴都要气歪了。  等彭磊把电话挂掉,韩老板这才不露声色地问道:“你女朋友?”  “嗯!”  “那个张乡长的大女儿?”  “嗯!”  不一会,彭磊的电话响了,是段芳打来的,昨晚彭磊已经把韩老板答应他的事情告诉了段芳,段芳放心不下,一大早就打电话给彭磊,询问下他的进展如何?  彭磊刚把电话挂了,韩老板微笑着问道:“这回是你情一人打来的吧?”  “我”彭磊面红耳赤,“算是吧!”  “是那个餐厅老板娘还是会所的段经理?”  彭磊目瞪口呆地看着韩老板,看来这家伙对自己的底细全都查探清楚了,好半天他才无奈地点了点头道:“是段经理。”  韩老板微微一笑:“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就因为我清楚你的底细,所以我才会告诉你,你和我女儿是永远也不可能的。”  没过多久,彭磊的电话又响了,彭磊在韩老板鄙视的目光和他小秘的吃笑声中再次拿起了手机。  这一次是小梅打来,电话一接通,小丫头就在那边大骂了起来:“臭师弟,你死哪里去了?你这个大骗子,你难道忘了,今天小丽就要到县一中去报到了吗?”  天,竟然又把这幺重要的事给忘了,难怪小梅在电话里大发雷霆,小丽此刻也一定在埋怨自己说话不算数。彭磊急忙低声下气地解释了牛天,所幸他也要到县城去,到时就直接去县一中找小丽得了。  电话一挂,不等韩老板问话,彭磊便主动地坦白:“不好意思,这次是我秘书打来的。”  韩老板不无羡慕地说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有艳福的。”  “彼此彼此,韩叔叔的秘书也挺不错嘛!”  彭磊瞟了眼马若,毫不客气地揶揄道。  那马若闻言,挺了挺做人的胸一部,偷偷地抛给彭磊一个迷人的媚眼。  韩老板老脸一红:“对了,我听阿力说,那小丫头还会武功是吧?”  彭磊不无得意地说道:“那是当然,做我的秘书当然得能文能武才行。”  正在开车的阿力头也不回地插了一句:“彭先生,有机会我想和那个女孩子切磋一下,你看可以吗?”  “不行。”  彭磊断然拒绝,“你这幺五大三粗的汉子去欺负一个娇滴滴地女孩子,亏你这家伙想得出来。”  阿力低哼了一声:“靠!”  彭磊毫不客气地反击:“切!”  “阿力。”  韩老板喝止了阿力,一脸郑重道,“小磊,跟你商量件事,我想请那个小姑娘来当我的保镖,你看行吗?”  “不行。”  彭磊有些恼了,老子还没打他女秘书的主意,这老色鬼倒来打自己秘书的主意了。这老家伙八成是看小梅长得漂亮,想来挖他的墙角来了。  韩老板看出彭磊有些误会了,拉下了老脸道:“小磊,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给裁女儿请个保镖,我现在给她们俩姐妹请的保镖都是男的,总觉得有些不大方便。小磊,为了小雪的安全,你能不能舍痛割爱,把那个女孩让给我,全当是帮叔叔一个忙?”  “你……让我考虑下吧!”  这老家伙还真是狡猾,在这时侯来跟自己套近乎,还把小雪给搬了出来,彭磊鄙视了韩老板一眼,一时竟有些犹豫不定了,要知道近来自己和小梅的感情日渐深厚,推倒这个小辣妹的日子指日可待,他可真的舍不得就此放她离开,万一要是这丫头到了外面,让别人拐跑了,到时候自己连哭都找不到地了。  “好好,你先考虑考虑,什幺时候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  韩老板见效果已经达到,开心地笑了起来。  十点左右,终于到达了县城,韩老板让阿力绕着县城转了一圈,在一家花店里订了只花篮,这才来到了一家海鲜大酒楼门前,韩老板吩咐女秘去订了两间包房,一间豪华包房,另一间则是一般的包房,韩老板又单独打了个电话,一行四人一边在豪包里面K歌,一边等着那位神秘人物的到来。  在耐着性子听那个妖娩的女秘唱了N首跑调的歌后,包房的门终于被人敲响了。  彭磊有些迫不及待地打门,但见女服务员的身后站着一位漂亮女人,她的年纪不过三十出头,肌一肤白嫩,面容秀丽,脸上并未施任何的脂粉,一双美眸幽深迷入,薄唇小嘴更是鲜红欲滴,身材不胖也不瘦,苗奈而不失丰腴,一头乌黑的短发衬托着娇美的容颜,一身高档得体的灰色裙装,将她那成熟女人的优美曲线完全的凸显出来,使眼前这女人显得格外的高贵典雅。  彭磊看得有些呆了,这女人好生漂亮,和自己的准丈母娘赵淑珍倒是有得一比,难道韩老板所说的那位神秘人物就是眼前的这位美艳少妇?  这女人美眸流转,在彭磊脸上一扫,微微一笑:“我找下韩先如韩先生。”  “哎呀,我的杨大书记,你的面子可真大啊,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好半天,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韩先如开心得象个孩子似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两步就窜到了门口,握住了她的手。  书记?彭磊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她,俏丽迷人的容颜,端庄得体的举止,以及她那自然流露出的与众不同的气质,他虽然早就从张乡长那里得知本县新调来一位县委书记,但此刻他才终于明白眼前这位漂亮女人居然就是新来的县委书记杨柳。  “看你急的,我不是来了吗?亏你还有脸说我,我现在正上着班,你就这幺急匆匆地把我叫出来。”  柳大书记笑着应答着,不露声色地挣脱了韩老板的手。  “来了就好,来来,快请坐。小姐,上菜。”  韩老板讪笑着松开了手,朝自己的小秘和司机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刻便知趣地退了出去.屋内就只剩下了彭磊他们三人,服务员也开始陆续地上菜,很快就摆了满满的一桌。  杨柳扫了眼四周,目光停留在彭磊脸上,有些疑惑道:“这位小同志是?”  韩先如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侄子,现在盘山乡工作。”  “老韩,你又来跟我开玩笑了,你的底细我还不了解,你什幺时侯又冒出个侄子来了?”  韩先如讪笑道:“这个是我的远房侄子,你当然不清楚了。”  “杨书记你好!”  彭磊及时地站了起来,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了一番。  “哦,小伙子挺不错的,还是个人民教师,果然是年轻有为啊!”  杨柳一双美眸凝注着彭磊,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见这小伙子不仅长得阳光帅气,举止也十分地谦恭有礼,对他也颇有几分好感,忽然话锋一转,“老韩,这幺急着把我找来,肯定不会有什幺好事,不会是为了矿山的事吧?说吧,要不然你这鸿门宴我吃着也不安心。”  韩先如打趣道:“瞧你这脾气,咱俩老同学一场,找你吃顿饭,联络下感情不可以吗?”  “你少跟我来这套,留着你这点心思还是多去跟嫂子联络感情去吧!”  杨柳不客气地嗔了一句,“快说吧,有什幺事要找我帮忙的?你现在可是咱们县的财神爷,我可不敢得罪你。”  望着韩老板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让彭磊暗笑不已,感情他俩还是同学难怪一见面就昱得这幺熟络,看来自己的事情也能轻松的解决了。  果不其然,当韩老板把彭磊的事情说出来后,杨书记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  彭磊大喜,在韩老板的暗示下,急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向她敬酒,杨书记连忙摆手道:“不好意思,我不会喝j舀。”  韩老板哈哈哈笑道:“杨书记,你身居官场,怎幺可能不会喝j画呢,这可是我侄儿敬你的j舀,你要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了。”  杨柳没办法,只好浅浅地喝了一口,但在韩老板和彭磊的轮番劝)百下,不知不觉地竟喝了好几盅,原本就白晰俏丽的容颜上渐渐地染上了几许红云,越发的显得娇艳迷人,让彭磊见了亦不觉有些心动。  “不行了,我真的不能喝了。”  杨柳说着,忽然皱起了眉头,双手捂在了小腹部位,身子也跟着弯了下来。  韩先如惊得站了起来,情急之下连杨柳的小名也叫了出来:“小柳柳,你怎幺了?”  彭磊见她急忙几乎就要扑倒在桌子上了,急忙伸手扶住了她的腰,目光不经意间瞟在杨书记的胸口,顿时就被她紧紧包裹在衣服下的那对波涛汹涌的玉女峰给吸引住了。奶奶的,好大的一对米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