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墨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墨剑
第一章 纷乱起    「巨子!」偌大的屋内只有寥寥几人,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倒显得有些突兀了。    「最近各界可有动作?」被称为巨子的人正用手擦拭着铜镜,「茫天,你先说。」    「羽族这些年来有无数贵族请羽王,特别是上任羽王宾天之后,在众多压力之下想必新任羽王恐怕不得不举行升日。」    「羽族野心不小,但可惜的是这份野心总是会让他们自断手脚,妖虫之祸还没让他们吸取教训吗。」巨子出声说道,「羽族就像是渴望力量的蜉蝣,在名为长生的道路上跌到头破血流也不会放弃他们愚蠢的想法。」    死,有什麽可怕的呢?    「二弟到你了。」刚发完言的祈茫天道。    「海界準备从昔日缺口再次打入杭州,其现海王勇猛无畏,意图扩展疆土,自拨出海界神器之后海王一直对杭州虎视眈眈,现在封印也再次出现碎口,如此天时地利海王不可能没有动作。」    巨子道「海界之事不必着急,虽然杭州号称尽蛇之地,但在其西湖中有最大的一只蛇,并且佛门早已派出归元尊前去修补。」    一向寡言的老二此时却别有兴致道「我听说此妖与归元尊之间有某种联系。」    巨子斜眼看了下老二道「前世轮回因果罢了,从来对俗世漠不关心的你今天又为何如此失态呢?」    锐利的眼光仿佛要刺穿老二。    「巨子何出此言?」老二面不改色直视巨子。    「罢了,不说就不说吧。」巨子摆手,示意下一位上来继续。    老二告退,老三继上。    「中原看似已决出霸主,实际暗潮涌动,大幽王朝不过两百年,根基尚浅,前朝余孽未尽,朝中权臣势重,新皇虽誌气沖天,然要破此局必定要借助外力。」老三顿了顿,「而海王与苗王则是最好的选择,虽要引狼入室,但亦是养龙之局,若是事成,那麽大幽王朝将以无可匹敌的力量横扫寰宇。」    养龙池,育真龙!    巨子道「不差,不过若是不做此事,那麽不经数年大幽王朝也会破灭,这也是无奈之举。」    「灵界并无异常。」    「恩,灵界从以往便自在于世外。」    「苗疆早已磨刀霍霍,在苗疆领土无时无刻都有着军队的嘶吼声,想来要不了多久便会发起进攻。」    「此事不足为道,重要的是在苗疆深处藏匿多年的那个人。」    「并无此人消息。」    「可惜。」    「妖界亦如灵界,并没有什麽波澜。」    「哦?」    「那麽现在就得看被称为玉王的杨天生了。」    大幽王朝玉王,同御兵有道亦玉树临风,而今年岁以高不複以往面容,却也是剑眉星眸刚气十足。    杨天生看着斥候所带回的情报,手挼胡须道「苗疆毫无遮掩之意的练兵,这是不把我杨天生放在眼里吗?」轻拍桌椅,「自寻死路矣。」    麾下众人皆点头称是。    不是杨天生等人傲慢自大,而是实打实的功勛让他们自信勃发,自杨天生受命以来御敌无数,边疆百姓也难等享受了几十年的安逸生活,麾下铁骑名为「无敌」,亦是无敌之师,所着装备皆是精铁打造,重达百斤,若是修为不达血肉境,无法穿戴装备横行于战场之上。    无敌铁骑,个个身经百战,是老兵中的老兵,无论刀枪剑还是弓弩筒皆耍的有模有样,可谓是百战将士,被誉为三大精兵之首!    既有铁骑那麽自然也有弩兵,三大精兵其二便是以弓箭手组建的「行风」,百步穿杨无疑是对行风的最佳褒扬,在战场之上未见其人便已经死伤殆尽,行风所着弩箭以精铁与虎筋作弓,名为虎筋弦弓,相传吕布辕门射戟便是以如此弓箭轻易射出百步开外,如此恐怖的战力自然让行风在战场上所向披靡,配合铁骑与士卒不仅在最大程度上让死伤减少,更是让敌方不战自怯。    三大精兵其三是以步兵与盾兵组建的「御守」,短兵相接必有血战,御守擅长顶盾前进,配以两盾之间所出空隙攻击,若是其他军队则会因为对方骑兵践踏而溃败,但御守之中人人都是精兵悍将,修为与行风一般皆是炼体境,从而让御守有着远超其他军队的阵型。    锁疆关就如同一巨锁,牢牢地锁在敌人心上,不可妄想,不可妄动。    「传令下去,再探!」杨天生喝一口茶再道,「务必将其军配置、将领打探清楚。」    「是!」    知己知彼方百战百胜,这是杨天生信奉的,所以即便他如此自信,如此的战绩斐然,也会谨慎地将敌人摸查清楚。    苗疆如此大张旗鼓,定有不同寻常之处。    杨天生走出大厅,看着远方苗疆处道「哎,好几年没回去了,也不知幽儿如何了。」    说来有些有趣,杨夫人为他生了三次,可前两次却尽是女孩,直到第三次才是男孩,被杨天生取名为杨九幽,意为守幽万世,却不想杨九幽自小体弱多病,实在让杨天生感叹命运的多变。    而最近又传来书信说杨九幽生病卧床不起,这不由让杨天生在心中默默祈祷。    边疆大雪飘扬在这片大地上,而在锁疆关百里之外,被银雪覆盖着的大山上,一黑影在默默地看着杨天生。    「杨天生。」黑影淡淡说道,手中玩弄着被控制在手心的雪花,「这步棋,你走的了吗?」说完渐渐从雪中隐去,仿佛从来没人来过一般,雪中也没有脚印,着实让人心中一寒。    边疆的村落中,有些许谈论声,他们说着关于大幽与苗疆的传说。    「听说又有人被朝廷的人逼迫的只能逃亡苗疆,哎这些朝廷人就如同催命鬼,对他们有用就往死里招待,对他们没用就往死里逼。」    「可不是吗?俺看啊这些朝廷里的大臣就像脑子被锤子敲烂的烂货,蠢的连俺家狗都不如。」    「哎?你们之前不是说苗疆有个人一夜之间灭了一族吗?具体在讲讲呗。」    「这你都信?世上真的有人能一夜之间悄无声息地灭亡一族吗?怕不是只有天上仙人才行吧。」    「恩,这倒也是。」    大幽王都长安城。    「可怜啊!」    「谁说不是呢?赵二郎如此对朝廷忠心,竟然被那些贪官汙吏诬陷到如此境界,实在是惨啊。」    「就是不知道逃到哪了?」    「嗯嗯嗯!」    几声提醒,让细语讨论的众奴僕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白玉栏桿上,一双纤细手掌轻放其上,而其人眉清目朗,两眼扫视着在慌忙工作的众人笑道「好啊!你们这些偷懒精,竟然这麽有閑情雅致,不妨在多聊上几句呗。」    「二小姐,可别埋汰他们了,他们知错了。」閑聊的人还没开口,倒是伺候着二小姐杨依雪的侍女先开口。    饶有兴趣地打量侍女,杨依雪道「怎麽?这麽心疼他们?里面不会有你的情郎吧。」    面对咄咄逼人的杨依雪,侍女羞红了脸,轻轻地拉了下杨依雪的衣袖道「二小姐,奴婢知道错了,别再说了。」    「好啊,没想到真有人把我家思怡给勾走了!我倒要看看是谁。」说完,杨依雪打量起众人来。    完全没想到杨依雪是诈自己的思怡顿时急的说不出话,两手不安的搅在一起。    「好啦~ 」杨依雪捧住思怡的脸蛋,顺带揉捏着道「逗你玩呢,再说我也没不準你找伴啊,怎麽跟兔子跳墻啊,这麽急?」    「二小姐~ 」思怡道「夫人还等着你呢!」    「好了,不逗你玩了,走吧。」    享受完一天好心情的杨依雪带着思怡走向主屋。    「幽儿啊,你可知错?」蓝坲衣看着低头的杨九幽批评着。    杨九幽小声道「娘,我…我觉得我没错…」    「你!」蓝坲衣被杨九幽气到,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杨九幽脑门上。    力度不大,毕竟是自己的孩子。    「你身为将门之后,岂有不入军营之理?」蓝坲衣连拍几下桌子,茶水溅到了桌上,「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娘亲吗?」    杨九幽擡头看蓝坲衣,看到蓝坲衣因闷气而起伏的酥胸不由轻咽一口道「当然有了。」    蓝坲衣道「好,那我问你,为何不愿参军!」    在旁观望的大姐杨穆青劝道「好了,娘,既然小弟不愿参军,就别在逼他了,以前您特别宠他,怎麽到如今却变了脸色。」    蓝坲衣听完脸色微变,几次开口想说什麽又咽了回去,重新整理一番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幽儿已经长大了,他应该懂些什麽了。」    「娘,我已经很懂事了。」杨九幽勉强一笑道。    杨穆青道「好了,你也别气娘了,少说几句吧。」    「娘!你叫我来什麽事啊!」杨依雪踏着轻快的步伐,仿佛要将屋内的不愉快全给赶走。    杨依雪的嗓子就像是初春里的杜鹃,原本压抑的屋内此时被她一扫而空。    就连蓝坲衣此时也露出了笑容。    杨依雪蹦蹦跳跳地跳到了蓝坲衣的怀里,说道「娘,你们刚才再说什麽呀?」    蓝坲衣抱着杨依雪无奈道「你呀,怎麽就是长不大呢?」    「什麽长不大,我一辈子都是娘的小宝贝!」杨依雪鼓起着脸,煞是可爱。    「好好好,你就是我的小宝贝。」蓝坲衣摸着杨依雪的小脸蛋。    杨九幽看着杨依雪道「二姐,你就跟娘说说呗,我实在不想参军。」    杨依雪闻言回头,对着杨九幽吐舌道「想得倒是美,你求我啊!」    这一下子倒是让屋内的几人笑了出来,杨依雪就是有这种魔力,俏皮可爱的她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活跃气氛。    「哎,算了。」蓝坲衣叹道「过几天再谈这事吧。」    杨依雪道「娘,你为什麽这几月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这麽着急送三弟出去啊?」    「你娘我不是觉得幽儿大了吗?」蓝坲衣仍然是这个理由,「好了不说了,过几天我再和你三弟谈。」    「都该干嘛去干嘛去吧。」蓝坲衣看着劝说不成便让众人回去。    杨依雪拉动着蓝坲衣的手道「不嘛,娘既然浪费了我的时间要赔偿我哦!」    蓝坲衣无奈道「就你话多。」    「不嘛不嘛!」杨依雪锲而不舍。    「那你想要怎麽样?」蓝坲衣看着如此的杨依雪倒有了几分兴致。    杨依雪道「陪我出去玩玩!」    蓝坲衣笑道「最近长安又新开了什麽让我们家的小馋虫这麽迫不及待?」    「嘿嘿,去了就知道。」杨依雪回首,「大姐,三弟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    「真拿你没办法。」杨穆青非常疼爱杨依雪和杨九幽,自然同意了杨依雪。    杨九幽挠挠头道「好吧。」    一行四人带上几名奴婢与侍卫便出发了。    此事先放置一旁。    几天前。    长安酒楼是杨九幽常来的地方,在喝完酒付完钱之后,杨九幽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杨九幽出来时便已经黑夜了,月光从云层穿透而来,丝朦银光洒落在地面上。    杨九幽擡头仰望着月亮,他心里有一个秘密,一个其他人都不能知道的秘密。    「小子。」    背后传来一声呼喊。    现在已是亥时,路上基本已无行人,杨九幽知道他在喊自己。    杨九幽转头道「你是谁?」并借助月光看着出声之人的体型初步判断为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道「你就是杨九幽吧。」    没有疑问,男子十分肯定。    杨九幽觉得奇怪便问道「我便是杨九幽,有什麽事吗?」右手反手悄然放在背部的短刀上。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你爹死。」中年男子的话如同霹雳炸在杨九幽心中。    杨九幽心中一惊,不由思考男子说的是什麽事,难道那件事暴露了?    冷汗从杨九幽额头流下。    中年男子看到如此紧张的杨九幽安慰道「不必这麽紧张,现在你爹并没有什麽事。」    实力深厚,这是杨九幽对中年男子的又一个印象,因为能在这可视度极低的情况下还能判断出自己的状态的,只有在后天境及以上才能在极度极端的情况下看到想看到的东西。    不过这也表明了杨九幽心中的秘密并没有泄露。    杨九幽一边缓慢后退一边说道「阁下何出此言?」    中年男子道「你就直说你想不想你爹死。」    「肯定不想,阁下怎地如此废话!」杨九幽厉声呵斥。    中年男子道「那好,那你一定要牢记,绝对不可参军,并且一定要去杭州一趟。」    杨九幽问「为何?」    「没有为何,你只能按照我说的做,明白吗?」说完,中年男子运着轻功化为流光离开了。    其速度之快,呼吸之间只听得几声轻响便不见蹤影,想来以过数十里开外。    这一晚,杨九幽深思睡去。    回到现在,杨九幽一行人已经品尝完美食回到了杨府。    「好饱啊,要是我以后变肥了怎麽办!」杨依雪装模作样地担心着自己体型。    杨穆青呵呵一笑,而杨九幽却道「别以为不知道你在炫耀你怎麽吃都吃不胖的体质了。」    卖着乖的杨依雪看到弟弟这麽捣蛋实在恼怒,揪起杨九幽的耳朵说道「你说的什麽话啊?你给我再说一遍!」    「别别别,二姐我错了,您以后想吃什麽吃什麽,我都给您弄来。」杨九幽疼的龇牙咧嘴,杨依雪身为将门之后,手劲自然不小。    时间就在嬉笑中缓慢渡过,夜深时,众人也便上床入睡了。    夜深人静时,悠悠虫鸣才是这舞台的主角,但今天在皎洁的月光下,有一道人影消失在了蓝坲衣房间附近。    「娘!」来人竟是杨九幽。    听到杨九幽的声音,躺在床上的蓝坲衣紧了紧被子说道「你来干什麽,快回去!」    轻声细语的,让此时场景更多添一丝暧昧气息。    杨九幽嘿嘿一笑,直接跃上床,拉开床被鉆了进去。    「娘这里还是暖和啊。」表面上在母子同睡,其实杨九幽的手早已攀上了蓝坲衣的乳房,「娘的胸可真大啊!」虽然已经摸了几个月了,但每次杨九幽还是感叹出声。    一手搭在杨九幽的手背,「幽儿快快放开娘,这样有违伦理。」似乎是感受到自己心里的情绪,不禁声音小了几分。    从小溺爱儿子的蓝坲衣,此时却无法分辨出自己到底要不要纵溺杨九幽,早在几月前蓝坲衣便被杨九幽如此上身,到后面还丢了身子,心中迷茫的蓝坲衣不知如何是好,只想把杨九幽先送走再说。    「何必这样说呢?」杨九幽轻笑一声,便吻上了蓝坲衣。    被杨九幽强吻的蓝坲衣,原本还是闭口防守着杨九幽的舌头,却不想被杨九幽在身上轻易揉捏之后,便不禁轻叹出声。    那一瞬间,杨九幽的舌头便乘机溜了进去。    在蓝坲衣的口中畅游着,蓝坲衣的香舌也在杨九幽的引导下交缠起来。    其实也是因为蓝坲衣心中的浴沟难填,杨天生常常几年不回家,有时候更是只能以玉手满足欲望,而顺从杨九幽不仅是因为溺爱,更何尝不是为了满足自己呢?    渐渐地蓝坲衣不自觉放开了心扉,俩只白嫩的手臂攀上杨九幽的脖颈。    而杨九幽对此也见怪不怪了,早在之前品尝了蓝坲衣身体之后,蓝坲衣的尺度便像是被开发一样,越来越大了。    裹胸堪堪遮掩胸部柔滑肉色,在杨九幽的大手下,甚至连抵抗都做不到,连带着肉胸一起陷入,到了后面,杨九幽干脆就裹胸褪下,零距离接触到了小时候吸吮的乳头。    两人的衣物所剩无几,蓝坲衣此时也气喘吁吁地说道「嗯哼~ 幽儿……我们不能这样。」蓝坲衣轻柔细声,在浴火烧身的杨九幽面前,就如同螳臂当车,甚至有点引火烧身的味道,在杨九幽的耳中,蓝坲衣的话语就似用棉花挑弄着杨九幽痒处,这一下可不得了,杨九幽直接欺身而上,将蓝坲衣摁在床上。    何为禁忌,不禁是世人所不容,更是因为在品尝过后就再难舍弃。    蓝坲衣虽然念念有词,但在实际行动中,却一步步顺从着杨九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细眉微皱,一双原本有神的眸子现在却有些失神地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杨九幽,红唇微张吐纳着些许热气,欲望的火种已被点燃,原本整齐的长发现在披发于床,一抹淡淡幽香深入杨九幽鼻息。    这是蓝坲衣自带的体香,当然也与她每日享受花浴有关。    想到如此佳人从浴桶起身时的香艳场面,杨九幽鼻息不禁重了起来。    蓝坲衣的身材自然是极妙的,不然也不会被杨天生娶入家门,毕竟自古英雄爱美人,身上的肉球因为生儿育儿有所下垂,乳头也不似以往红艳,但恰到好处的大小却体现了女子的黄金之美,臀部亦是比之妙龄少女要大上不少,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着惊人的触感,一双乳房与臀部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下面的阴阜却与乳头不同,颜色浅淡微红,如同出阁未久的少女,阴阜微动,仿佛在邀请着杨九幽。    当下杨九幽也不再客气,握着自己的阳物插入了蓝坲衣的阴道。    「啊!」异于常人的阳物被直接送入身体,那股被撑开的疼痛使蓝坲衣叫出声来,「嗯~ 嗯~ 幽儿……轻点。」知道无法阻止杨九幽的蓝坲衣也只好享受起杨九幽的孝顺。    杨九幽一把抱起蓝坲衣,堪过六尺的蓝坲衣在杨九幽怀里如同十七八岁的女孩般,粗大的阳物也在蓝坲衣的下半身凸显,「娘,你的下面好暖和!」杨九幽表达着对蓝坲衣的迷恋。    被抱起插入的蓝坲衣,阳物一下就插到了最深处,要不是杨九幽留着些许长度,怕不是一下子就被插入子宫。    「混……混小子,就喜欢这般……作践为娘!!」蓝坲衣舌头早已不知放在哪,只能在口外随着身体上下摇摆,好不淫蕩,「幽儿……幽儿……」蓝坲衣喃喃自语。    蓝坲衣后面所呢喃的话语被杨九幽尽收耳里,心中一喜,便是将蓝坲衣双臂环于脖颈,低首吻向蓝坲衣。    淫欲上头的杨九幽,此时也是淫话尽出「肏死你!娘!你的穴吸的我好爽!」    粗暴的话语给了沈迷于情欲的蓝坲衣当头一棒,在汪洋的情欲里被彻底掩埋,「儿子!肏……肏死我吧!!」放下了所谓矜持,蓝坲衣在几月里被引起的欲望此时已经破土而出。    放浪形骸。    杨九幽乐见于此,当下也是加力几分,原本还有些紧致的阴道,现在因为蓝坲衣的举手投敌而更加主动的服务起来。    暖和的阴道无时无刻在刺激这杨九幽,腰间不禁更用力几分,再加大一分力度,狠狠压下蓝坲衣的身子。    这一记重击不仅让杨九幽狠狠破开了子宫口,进入到生他育他的温床,更是让胡言乱语着的蓝坲衣戛然而止,两眼与小嘴都张大起来,原本乱动着的手与小腿此时也安静了下来,这一次重击与往常不太一样,今天破开了以往没有破开的子宫,粗大的阳物现在就像烙印一般烙在了灵魂之上。    看着有些呆滞的蓝坲衣,杨九幽温柔地舔舐着因失神而流出的玉液,在清理完玉液后吻上了蓝坲衣。    慢慢的蓝坲衣回过神来,在感受到杨九幽的吻后,蓝坲衣也渐渐主动起来。    不仅主动用香舌主动挑逗着杨九幽,臀部也主动扭动起来。    蓝坲衣的主动让杨九幽动了起来,双唇分开,金律玉液连理成枝,如架构起两人的鹊桥,拉伸到了杨九幽健壮的腹部。    双手握住蓝坲衣纤细的腰部,下半身用力抽动起来,每一下都极其深入,这就导致了龟头每次都会被窄小的子宫口摩擦,些许疼痛与接踵而来的极致快感并不成正比,这也是杨九幽乐此不疲的原因。    初被开宫的蓝坲衣道「幽儿……幽儿……轻些!放慢点!要死了!要被肏死了……不要在动了!!不要在动了!要被肏死了!」对于杨九幽而言是极乐的,但对于刚刚开宫的蓝坲衣却是痛苦的,虽然刚刚缓了过来,但毕竟杨九幽的阳物异于常人,在快速的打桩时,圆大的龟头也在扩张着子宫口。    原本蓝坲衣的体型就相对于杨九幽来说有些娇小,声音若是没用力出声也会柔弱起来,而就是这柔弱之声,让杨九幽的欲望愈加强烈。    霎时间,杨九幽的动作更加汹涌起来,连木床都承受不住杨九幽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    但杨九幽根本没将这放在心上,暗道现在姿势用力不太适合,于是便让蓝坲衣趴在床上,好让自己更加用力。    蓝坲衣被动的接受这个姿势,脸上不觉羞红了起来,当然原本就因为与杨九幽交合而全身粉红的皮肤比,这一点也看不出来。    「好孩子……要不你赶紧出来罢……」虽然很快乐,但蓝坲衣还没有忘记现在处在哪里,她很怕被别人发现,「刚才声音太大了……我怕……」    杨九幽没有理会蓝坲衣的话,反而将蓝坲衣的一脚搭在肩上,另一脚被杨九幽拿着塞到了嘴里。    「不行!这太脏了!」话是这麽说,可蓝坲衣一点抽出的意思都没有,相反还闭目享受起杨九幽的侍奉。    与杨天生的床上生活并没有这般情趣,只有插入、射入、拔出罢了,虽然杨天生很是舒畅,但蓝坲衣还是有点不满足,但碍于夫妻之间,羞于提出罢了。    如今杨九幽这般对自己视若珍宝的表现,让蓝坲衣心生蕩漾。    不待蓝坲衣心生他念,杨九幽就再次抽动起来。    完美的韧性让近乎不可能的动作实现,杨九幽俯身怒吼着「娘!你的穴好舒服!我要肏死你!!以后还要肏!!」稚嫩孩子恳求般,杨九幽也在无意识地寻求母亲关怀。    激烈的动作让蓝坲衣有些断续「好好!以后幽儿……幽儿想怎样……就怎样!!想怎麽肏……就怎麽肏……娘都答应你!!」说到高兴时竟声调也不知擡高几分。    两手分别按在两只乳房上,死死摁着固定这蓝坲衣的肉体,腰部用力抽动,子宫口在这段时间适应了杨九幽阳物的粗大,一时之间快感袭来,身下淫水肆意泄洪。    「坲衣!我肏的你爽吗!」爽到极致的杨九幽要发射,口中对自己的母亲说起了简称。    听到如此称呼自己,蓝坲衣仿佛再次达到了高潮,娇声练练「好幽儿……我实在太舒服了!!」    蓝坲衣肯定的话语,让杨九幽十分高兴,于是再抽插数十次后,精关一松,无数阳精射入到了蓝坲衣的子宫。    如此近距离且强有力的喷射,实在是让蓝坲衣苦不堪言的同时又享受到了升天极乐,一股股阳精喷洒在子宫壁上,装饰着这片温床。    「射进来了!!幽儿……的阳精!!要把坲衣……给奸怀孕了!!」蓝坲衣翻眼吐舌,一副淫蕩之相,嘴中呢喃着「天生!!对不起……我失身了……还是你的孩子……不过没关系的……我不会让你知道的……嘿嘿……我还要给幽儿生孩子了……」    蓝坲衣竟是被杨九幽给奸的无神无知起来,说出的话更是让杨九幽阳物再起。    原本想休憩再战的杨九幽此时已毫无累意,再次将阳物塞进蓝坲衣阴道里,完全不管阴阜已经肿红起来。    此时的杨九幽心中的唯一念头便是蓝坲衣亲口所说的为他生子。    在今日之前,杨九幽根本没升起过这样的念想,但这时蓝坲衣亲口所说,却是让杨九幽浴火大燥。    再次进入到温暖的阴道,里面的紧致如常,仿佛没有因为先前的运动而扩松。    「又进来了!!」蓝坲衣失了魂智,只能口中念叨着现在的经历「幽儿……的阳物又进来了……快肏我……把为娘肏死!!!」    杨九幽仿佛有着某种魔力,一直在诱使着蓝坲衣。    从几月前便是如此,蓝坲衣虽然口上拒绝,但是身体却总是在微小的反抗后臣服起来,先是强吻,然后到了按摩胸部,再是揉捏阴阜,最后是占有身体,在这一系列的动作中,哪怕只要蓝坲衣强硬一点,都不会如此之快的沈沦,但她偏偏就默许了杨九幽这般行径。    一如坠落着的蝴蝶,明明若是强力地煽动翅膀会得到完全不一样的结局,但她就是不愿,反而看向下方,像是某种东西在吸引这她。    杨九幽再次大力抽插起来,像是对待自己奴婢般粗暴。    可即便如此,蓝坲衣也感受到了无边快感,「咦咦咦~~」这几下像是把蓝坲衣的三魂六魄撞了回来,娇小的胴体开始不住颤抖起来,阴道仿佛又要再次开闸,眼中开始流出性福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拍打着撑住身体的手背。    「又插到子宫了!!……又要奸淫娘亲的子宫了!!」蓝坲衣玉液流出。    回到熟悉的地方,杨九幽的身体仿佛也因为熟悉的地方而放松起来,才仅仅几百下便想倾泻而出。这是杨九幽不想看到的,虽然蓝坲衣是自己的母亲,但这不是自己作为快男的理由,更何况自己也肏过不少女人,从来都是女人求饶的。    这样杨九幽心中一狠,使劲捏着蓝坲衣两块肉球,原本就被肆虐过得肉球上早已红痕密布,此时再被杨九幽虐待一番,竟然让蓝坲衣再次高潮!女性淫液沖刷着杨九幽的阳物,里面有着不少杨九幽需求的阴元,在匆忙吸收阴元后,杨九幽如有神助,原本想要射出的快感此时已经消失,于是乎杨九幽再次疯狂抽动起来。    「幽儿……幽儿……」蓝坲衣开始癡情地呼唤起杨九幽,就如同在黑暗中遇到了明灯,蓝坲衣开始抓住这盏灯。    杨九幽听到癡情的叫声也是笑着回应「坲衣!」    蓝坲衣道「幽儿!……抱我!」    杨九幽再插几个来回后,便是一把抱住蓝坲衣。    被抱住的蓝坲衣,两眼汪汪地看着杨九幽,随后主动献上香吻。    这一下杨九幽算是明白,自己已经彻底得到了蓝坲衣,不禁吹了声口哨。    听得一声响,卧室大门却是被推开。    只见来人便是蓝坲衣的几位侍女,原来杨九幽对蓝坲衣动手前,早已对蓝坲衣的侍女开了苞,这四名侍女早已被杨九幽降服,臣服于杨九幽了。    如今是能大被同眠了,杨九幽让一位侍女看守其他三人被尽数招揽到了床上,与她们主母共享淫乐。    这一晚,杨九幽的子孙满溢于蓝坲衣的子宫。    早晨起来,杨九幽睁开双眼就看到了蓝坲衣微怒的面容。    可来不及打情骂俏,就被侍女一声通报传到杨府门口。    急忙穿起衣裳赶到的母子,在朝廷派来的天使前下跪。    「宣玉王之子杨九幽即刻前往杭州镇守太白阵!」一声令下,让母子二人皆为震惊。    无外乎其他,长安城中何人不知杨九幽武功如何,说是一窍不用也不为过,但天子之另不得不受。    在接过圣旨的一剎那,天使俯在耳边亲身说道「为你爹想想吧!」此人竟是与杨九幽夜中谈话之人。    杨九幽心中骇然,脸上却不动神色,双手接过圣旨。    至此,风云初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