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国绿第1章 貂蝉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三国绿第1章 貂蝉
第1章 貂蝉上  侍女端着一盆花瓣走进屋内,进门便是一股沁香。  屋内弥漫着氤氲的水汽,原来是有个浴池,裏面有个女子,体态婀娜有天仙之貌,一对玉乳翘然而立,晶莹的水滴从上划下,真是风光无限。女子正是号称三国第一美人的貂蝉。  「小姐,花瓣给您拿来了,要洒下去吗?」「撒下吧。」「是。」将花瓣撒下后侍女便离开了房间。侍女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后不久,房内就响起了淫靡的啪啪声。  「你可真是讨厌,洗澡的时候也不放过人家!啊!哈啊!」貂蝉双手支撑在桶边,迎合着身后的肏干。  「这也没办法啊,谁让你老公那麽可怕,可不敢在其他时候来见你。我可怕被他一戟刺杀了。不愧是貂蝉,真紧,太爽了!」身后是一个面相猥琐的男子,其是吕布的部将,名为张揽,并不出名。  「啊,哈啊」身后的男人并不熟识,但是方才侍女离去后其便摸进了浴室,欲行胆大包天之事,但自己却鬼使神差的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就是呆呆的看着男人脱下裤子跃进水池,然后把肉棒插进了自己的小穴裏。  没多一会貂蝉便被干得双腿发软,只好双臂扶在池边,用力支撑着自己不落入水中。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蝉儿你在裏面吗?」,随后便是脚步声。「不好,奉先来了!完了!怎麽办!」貂蝉吓得一激灵,身后的男人也是一样,这可是吕布,号称武神的男人,自己这小身板肯定不够打的。  情急之下深吸一口气,然后一个猛子便扎入了水中,借着水面铺满的花瓣隐藏了自己。。  吕布推开门帘走入,只见貂蝉面泛红晕,正风情无限的看着自己,一双玉臂搭在池边,一对美乳半露在水外,这场景,激的吕布下体一硬。  「怎麽了夫君?妾身正在洗浴呢。」貂蝉开口说道。  此时张揽在水下,透过清澈的水,这才好好的观察了一下貂蝉的下体,蜜穴含苞,洁白又光滑,如同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娇羞,但是想起就在刚才自己的鸡巴还插在裏面,张揽不由得一硬,不自觉的便伸出了手,在貂蝉的花苞附近摩挲。突如其来的鹹猪手,吓得貂蝉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毕竟大半身体在水裏,所以并不明显。  「我就是来看看你,这水温可好? 」吕布并没有发现貂蝉的异样。  「好着呢,夫君可要共浴?」貂蝉虽然这麽说,但也紧张的很,生怕被看出来什麽。毕竟面前的人不仅是自己的丈夫,还是武神。而下体还有个人在作怪,说起来自己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人的名字,但是这人却在玩弄自己的小穴。  「就不了,一会还要进行宴席,你洗完早些过来作陪。」吕布伸手摸了摸貂蝉的脸,又亲了一下她的手,转身準备离开。这时张揽将手指往貂蝉的小穴裏面一戳,这一下激的貂蝉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吕布狐疑的转过身来,问道:「蝉儿你怎麽了?」  「没事没事,就是想问一下一会可要我穿上舞装?」貂蝉咬住牙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假装平淡的说「穿上吧,就穿我先前为你定做的那件,我最喜欢那件。」说完吕布便离开了。  这边貂蝉咬着牙目送夫君离开后,轻轻踢了一下后面还在专心的用手指测量着自己小穴形状的男人。得到信号后张揽抽出了手指从水裏探出了头来。大力的洗了几口气,然后淫笑着看着自己面前的美人,此时貂蝉一言不发,只是双手在互相搓捏,然后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微微的往后靠了一下,随后貂蝉只感觉到有一个火热的物体正紧贴着自己的大腿。  感受到身前人的动静,张揽伸出双手就从身后一把捏住貂蝉的双乳,用力的揉捏了起来,下面也没有歇气,找準了入口一挺而入,一下子直沖子宫,这一下强烈的刺激弄得貂蝉差点叫出声,现在吕布可还没走远,要是声音太大就完蛋了。  哀怨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人,轻轻叼起了一片花瓣咬在口中,生怕叫出声来。  一波又一波的沖刺后,貂蝉率先达到了高潮,双腿一软,双手也从池边滑落到了水中,张揽眼疾手快,把手从貂蝉的双乳上移到了腰上,靠着水的浮力把貂蝉举了起来,好像这三国第一美人是一个飞机杯一样,用力的继续肏干,过了一会儿,他也顶不住了,貂蝉只觉得小穴裏一热,原来张揽将一股阳精全部射进了貂蝉的子宫裏。  应该不会怀上吧,现在不是危险日,貂蝉暗暗想着。  张揽爬出了水池,从一边自己的衣物内翻了起来,貂蝉好奇的看着她,也离开了水池準备穿衣服,虽然此刻下体还有一点精液再往外流,但是她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貂蝉夫人,原本以为需要戏弄你一番才能一亲芳泽的,没想到这麽简单就干到了你,这些东西是用不上了,但是又不想浪费,要不你就戴着他们去参加宴席吧?」貂蝉朝张揽手上看去,是一个木制的阴茎和一串珠子。「这东西是什麽?」虽然这麽问,但是看造型也大概能猜出来,貂蝉不由得红了脸。  张揽淫笑着也没有说话。走了过来,用手指把流出来的一部分精液塞了回去,然后把木制阴茎插了进去,被粗长的义务插入,貂蝉惊叫了一声,但是这种满足感不仅不讨厌,还很舒服。然后张揽又把那一串珠子一颗一颗的塞入了貂蝉未经开发的后穴。  貂蝉是第一次被插进这两个东西,别扭的走到一边穿上了衣物,内裏穿的是方便作战的紧身衣服,也防止了木制阴茎和肛珠掉出来。作为无双女将,有着强健的体魄,但是这种来自身体内部的刺激还是让貂蝉难以适应,走起路来腿直发软。  木制阴茎虽然塞在小穴内,但是又不会动,弄得小穴一直在瘙痒,虽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舒适感,但是更多的是无法满足的感觉。  此刻门外的侍女已经开始催促了,宴席即将开始。貂蝉只好假装镇定的随侍女去往了宴会。  宴席是吕布宴请部下将士,人数很多,席间觥筹交错,人人乐足。貂蝉站在吕布身边,不时为其斟酒。外人看来,男的神威无敌,女的天仙下凡,好一对金童玉女。但不知的是,此刻这天仙般的女子下体正插着两个玩具,小穴裏刚刚被陌生人射进的精液还在浸润着这原本属于吕布的阴道。  小穴一直传来一阵有一阵的舒爽感,貂蝉只觉得自己快疯掉了。只好趁着无人注意,微微的双腿互相摩擦,给自己带来一点点的满足感。  「貂蝉,来跳一支舞!」吕布一口饮下杯中酒,回头招呼貂蝉。  「啊,啊……啊!是!」貂蝉还正沈迷在微微的快感中,听吕布这麽一说,立马走到了房屋中央。一边走的时候,长长的裙子盖住了大腿内测留下的一些水滴和漏出来的精液。  随着乐曲响起,貂蝉跳起了舞蹈。  下体的刺激还在,由于舞蹈的动作较大,带来的舒爽感比方才站立时强得多,满足感让貂蝉浑身雪白的肌肤都泛起了淫靡的粉红色,下体也不断地泄出淫水,即使有着木棒也堵不住,从大腿内侧滑落,一部分滴在地上,然后被长长的裙子擦去,一部分混着精液一起打湿了貂蝉的罗袜。  随着貂蝉的舞蹈,酒宴气氛愈发的热烈起来,貂蝉也终于坚持不住,高潮了,大量的淫水从蜜穴流出,打湿了华贵的舞裙,这原本是吕布最喜欢看貂蝉穿着跳舞的裙子,现在确实被淫靡所覆盖。流在地上和鞋子上的淫水混合着精液打湿了地板,加上高潮时强烈的刺激,貂蝉一个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头朝这吕布这边,而一双美腿则是朝向了对面坐着的人。那人名叫王辽,是吕布的家将。王辽由于时常在吕布左右,也经常能见着貂蝉,早已对这三国第一美人倾心许久,方才是一直盯着貂蝉的舞姿。当貂蝉摔倒时,王辽本打算避开目光以免被吕布找麻烦,但是却看见貂蝉接近湿透的袜子和地上的水渍。顺着貂蝉那双笔直而又纤细的美腿往上看,发现了水源所在,底下的紧身衣已经湿透可以看见裏面,小穴处和后穴都有东西插在裏面,蜜穴因为高潮还在不时地抽动着。王辽被这一幕惊呆了,没想到圣洁而又美丽的貂蝉大人竟会有这样的一面。心中不禁开始多想。  这边貂蝉已经在侍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吕布关切的问道:「蝉儿没事吧?是不是累着了?」这边貂蝉满脑子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用下体这跟棒子狠狠的在自己蜜穴裏翻江倒海一番,便说到「小女子有些不适,先行告退,奉先和各位将军慢慢用席。」得到了吕布的允许后,貂蝉便立马走了出去。  在往自己的住房走时,貂蝉被下体的刺激弄得愈发的昏乱,当到了一处小巷时,眼见得四下无人,便走到小巷的裏边蹲了下来,将手伸进裙子,但这紧身衣依旧束缚着下体,貂蝉折腾了好一会都没法将它拨到一边,反倒是不断的触碰到木阳具弄得自己愈发的心痒难耐,一着急直接撕破了紧身衣,抓住这木制肉棒就开始抽动了起来,有着自己的淫水和别人的精液做润滑,貂蝉不由得在这舒爽下呻吟了出来。貂蝉的手越来越快,在最后一次沖刺下木棒直接顶开了子宫口,这一下让貂蝉直接高潮,双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木棒没有了紧身衣的舒服也滑了出来,小穴内的精液和淫水没有了阻碍如决堤一般的流了出来,在调查的两腿中间的地下汇成了一个小水洼。  此刻貂蝉的脑子裏面一片空白,恍惚了好一阵才想起来,这是在外面,刚才自己竟然叫了出来,要是被人听见然后发现了可就完蛋了。连忙站起身来,四周静悄悄的,应该是没有人,捡起了木棒,想塞进小穴裏,似乎它本来就应该在那,但是满是淫水和精液的小穴实在太滑,又没有了紧身衣阻挡,刚走了一步木棒就滑了出来,掉在了地上。貂蝉终于晃过了神来,这玩意本就不该在自己小穴裏的,自己这是怎麽了,今天怎地如此淫蕩,暗暗的啐了一口,连忙离去,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眼木棒,又想了想,脸一红,还是走了。不多时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捡走了这跟木阴茎。  貂蝉一路上回到房间,下体什麽也没穿,唯一的紧身衣也被弄破,小穴凉飕飕的,搞得貂蝉一直是脸红心跳的,直到回到了卧房才长出了一口气。在床边坐下,感受到后穴的异样后,貂蝉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一串肛珠插在裏面,连忙拉开裙子,肛珠由于构造并没有像木棒那样滑出来,自己折腾了这麽久,居然习惯了这感觉,都忘记了。想到这貂蝉不经被自己的淫蕩弄得脸红,站起身抓住肛珠就想拽出来,刚一用力,随着第一颗珠子出来,一同到来的还有强烈的刺激,使得貂蝉一个激灵,手一紧,一口气把整串十几颗珠子全部拔了出来,这一下带来的刺激太过巨大,貂蝉直接翻了白眼,下体一阵一阵抽搐的倒在在地上。那串肛珠也一个没抓住甩出了窗外,不知飞到哪裏去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貂蝉才从地上缓缓的爬了起来,一言不发的换了衣服,重新坐回了床边,回味着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自己难道是个蕩妇吗,为何当时不阻止那个男人……说起了他叫什麽名字来着?虽然这样子不对,但是真的好舒服啊……  正当貂蝉胡思乱想之际,门却突然开了。貂蝉以为是吕布回来了,慌乱间整理好有些杂乱的衣服,检查了一下周围没有什麽问题,站了起来,但是却发现进来的人不是吕布,是一个完全没见过的男人。  「你是谁?你怎麽进来了?」貂蝉虽是一介女流,但也是一武将,单打独斗这种完全没有见过的没有名气的人应该是没有什麽问题的。  来人并没有说话,只是扬了扬手上的东西。这时貂蝉才注意到这人手上拿的东西很眼熟。仔细看去,脸倏然便红了。是之前丢在小巷的那根木制阴茎。然后那人又拿出了另外一样东西,是那串肛珠。  「想不到美丽的貂蝉大人还有这些爱好,不过说出去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信啊。只是这东西我眼熟,貌似是之前张揽在我这定做的,原来是给貂蝉大人了,不知貂蝉大人有没有兴趣和小人也玩一玩?」原来这人是城裏一木匠,名为林班同时也在吕布驻军此城后加入起手下,成为了吕布军中的士兵,由于手艺优秀,也时不时有人找他做些东西。  貂蝉脸红的几欲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