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漓录 1-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仙漓录 1-2
第一章、万柳山庄  漫天的细雨轻洒在河间府万柳山庄内。  此时天尚未全亮,在山庄的灯烛照耀下,天上的星月皆黯然失色,似在显示万柳山庄的豪强,使得河间府的其他修仙大族都失去了往日的光辉。  这山庄乃是河间府修仙世家柳家所建,因修得木系功法而得名万柳山庄,山庄依山傍水,内有高楼亭阁,仅仅是山庄大门便有十二丈,实在是彰显柳家近千年修仙人才辈出的豪境。  万柳山庄的庄主柳克用看似年在五十许间,身形雄伟,手足厚实,面容古拙,一对眼神深邃莫测,予人狠辣无情的印象,但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刚刚晋升金丹境界的柳克用此时誌得意满的躺坐在自家雅致的赏月楼内,正搂着一个美妾,那美妾仅仅身披薄纱一双美乳紧紧贴在柳克用伟岸的虎躯上,一双美睦幽怨的看着柳克用那冰冷的脸庞,她轻轻的扭动几乎赤裸的娇躯,似乎想用这唯一值钱的美丽娇躯去吸引那让她魂牵梦绕男人的目光。  不过柳克用目光却落在楼内大厅中那翩翩起舞的女子身上,女子身穿透体白纱衣裤一双娇美赤足踩在桦木地板上,随着曼妙的舞姿让美妙上身的双峰的圆润粉珠和双腿间的一缕粉红时隐时现。女子时而劈腿跳跃时而提起翘臀挺起酥胸,那美丽的倩影随着楼外沙沙的细雨让人犹如仙境。  「此处与莫府比如何啊?」柳克用见舞池中的女子跳得香汗淋漓有些疲乏了,便挥手让她在身旁歇息,然后色迷迷的问道。  那身穿白纱的女子近处看更是绝美,立刻把柳克用搂着的赤裸美妾比了下去。而且被汗水浸湿的白纱更是黏在肌肤上,让那女子如同裸体而且看起来还在如玉的肌肤上镀上了一层白霞。  「多谢庄主款待,小女子将来必有回报。」那白纱女子挑了挑绣眉说道,语气中尽是不甘。  「看来这几日对你的调教还是不够啊,来人,送到妙女堂继续调教吧。」柳克用摆了摆手说道。  「柳,柳庄主,我莫家也是修仙大家,你如此对我,就不怕我们报複吗?」白纱女子有些愤怒的娇呼道,这让她那丰满的乳球上下起伏颠簸了几下。  「你们莫家打伤我子,我让莫家女儿给我当奴婢有何不妥?」柳克用深深看了白纱女子一眼后轻蔑的说道。  此时一个妖艳的美妇扭动着翘臀走了进来,先是抛了一个媚眼给柳克用,然后向那搂着的美妾投去羡慕的目光,最后又恶狠狠的盯了白纱女子一样,吓得白纱女子娇躯微颤。  「妙女堂堂主淩玉真拜见家主。奴家对贱婢调教不周,扰乱了家主的性子呢。任由家主责罚呀~ 」那妙女堂的美妇淩玉真妩媚的说道,那语气犹如渴求男人的思春女人。  「把她带下去吧,好好调教调教,让她后悔当女人!」在柳克用怀中的赤裸美妾娇声说道,那声音中充满了嫉妒。  「家主的意思是可以对着贱婢使用肉刑了?」淩玉真媚眼一弯兴奋的问道。  「嗯,带下去吧。」柳克用见那白衣女子依然不求饶有些厌烦的说道。  「别,我姐姐是五玫峰内堂弟子,你若如此对我,她定不饶你!」白纱女子吓得花容失色的说道。此前的调教最多被鞭打责骂,这次要是肉刑那肯定是用专门对付女子的淫刑了,那白纱女子怎麽能不害怕。  「嘻嘻,五玫峰算什麽东西,入不了家主法眼的小门派而已。你姐姐来了无非是我万柳山庄又多了一个小淫奴。你放心,姐姐我一定把你调教得服服帖帖,让你一刻钟都不愿离开男人呢。」妙女堂美妇淩玉真面容娇笑着,但一把狠狠拧在白纱女子的胳膊上,然后拽着她向外就走。  「真的入不得你们家主的狗眼吗?」一声娇呵由天边传来,那声音在漫天的雨水中回蕩不已,犹如九天外的玄妙之音,慑人心魄。  柳克用忽地站起,震得身旁的美妾一阵翻滚,薄纱蕩开露出娇嫩的双乳与两腿间的深红肉缝。柳克用目光所及在乌黑的天边飞来两道碧蓝色的光华。不到十个呼吸间那两道光华便飞抵万柳山庄的大门前。  「贵客大驾光临,请进来喝杯热茶吧!」柳克用浑厚的声音回蕩在万柳山庄上。  「五玫峰莫漓!」「五玫峰张晓菱!」两声女子娇美的声音传来,随即两道碧蓝色光影悠的飞过那巨大伟岸的山庄大门,丝毫不惧怕山庄的防御法阵。  一柄绿色的小剑突然从柳克用的赏月楼飞出,携带一阵森然的杀气直奔两女而来。  「菱儿躲开!」莫漓娇呼一声,纤手中一滴幽兰色的水滴飞上天空正面撞击在那柄绿色小剑上。  「叮!」一声犹如金石碎裂的声音传来,那水滴转了几圈定在半空中,而那绿色小剑则好像撞上了一堵墻一样,打着旋飞了开去。  「好灵宝!茶已备好,进来详谈吧。」柳克用的声音赞许道。  赏月楼内一阵香风飘过,两个犹如仙子下凡的女人走了进来。  莫漓面带煞气,一脸冰霜。但即使这样也不能掩饰她的美丽,她长得与那白纱女子有七八分相似,但却比那白纱女子更加有灵气,一双美睦波光流转仿佛能滴出水来。身穿秀金的水蓝衣裙显得即清傲又矜贵。  莫漓身后跟着素蓝衣裙的张晓菱,姿色虽然不如莫漓,但也精致秀丽,一看便是大家闺秀。  「我堂妹莫苒何在?」莫漓走进赏月楼便肃然问道。  「她正在更衣,一会便会前来见你。」柳克用见到两个如仙子般的女子有些癡的说道。修真界一向男多女少,特别是金丹境界的女修更是如数家珍。  「更衣?你对她做了什麽?」莫漓瞇起水灵灵的美睦问道。  「老夫只是请莫苒姑娘到山庄小住几日,莫仙子不要误会。」柳克用面带惧色,有些讨好的说道。刚刚的灵宝对拼,显然柳克用的功力不及莫漓。  「带我去见她,现在就见!」莫漓美睦含霜的说道。  「姐姐!」就在此时莫苒的声音传来,她依然是一身轻薄的白纱里面一丝不挂,赤着双足向莫漓跑来。  「你们就这麽招待我妹妹?」莫漓忙搂住妹妹厉声问道。  「嘿嘿,既然来了,不仅仅是你妹妹,连你这美人也留下吧!」柳克用眼中冷芒一闪说道。  异变四起,整个赏月楼一下变得漆黑无比,四周黑气缭绕。  「嗯!」莫漓娇吟了一声,原来那怀中的白纱女子突然将一根碧绿色的毡子插向莫漓的小腹丹田处。莫漓在一剎那间护体真气暴起,阵飞了那假的白纱女子,那枚毡子虽然没有插入丹田,但也划破了莫漓小腹。  「嘿嘿,这淫毒见血封喉,你还是乖乖投降吧。」黑雾外传来柳克用淫笑的声音,而那个被阵飞的白纱女子也翻身站了起来,那面容竟然变回了妙女堂的妩媚女子淩玉真。  「菱儿,为我护法祛毒!此人竟然修炼邪法,真是人人得以诛之!」莫漓驱动那幽兰水滴灵宝突的变成一个蓝色的水罩,将她与张晓菱罩在里面。张晓菱只有筑基修为,她忙拿出一个卷帕的法宝在黑气中左突右沖。  「看你有多少法力,在这千牝魔气内不到天亮你俩就会真气衰竭的。」柳克用的声音说道。  「师父,我……」张晓菱在蓝色法罩内一声娇呼说道,然后就颓然的坐在地上。她的本命法宝惊波帕上已经满是汙渍,法宝上一股酸刺鼻的骚气隐隐发出,那味道有如女子的淫水。本命法宝受损让张晓菱一时无法战斗。  「嘶~ 」莫漓也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仿佛身旁有无数女子呻吟,正在和心爱的男子欢好一样。小腹的伤口并不痛楚,反而有些麻痒。  我已经用真元洗涤经脉了,怎麽还有这种感觉?莫漓忙定住心弦,防止道心被破。不过她还是对这种未知的感觉恐惧异常。外面的黑气也在不停的腐蚀着莫漓本命法宝癸水珠的蓝色发罩,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中土九州一向以正统五行道法为尊,早在千年前便灭掉了那些邪魔外道。而这万柳山庄的柳家一直都是修仙世家,修炼的功法逍遥翼枭法也平平无奇。又哪里来的魔道黑气呢?若早知道他们修炼魔功就让自己的师尊出马了。莫漓有些后悔的想到。  一阵阵淫欲传来,莫漓面色潮红,水汪汪的美睦更是春情四溢。若不是有黑气挡住,外面的柳克用看到莫漓这个样子就会更加催动魔气了。  「莫漓仙子,若不给我柳家做个侍妾,保你周全。若是被着魔气所染,你便一刻不能离开男人了。这魔气是老夫用千名接客十年娼妇的淫水炼制,你应知道有多可怕吧。」柳克用说道,言语中尽是自信。  「你这老匹夫,竟以此法修魔,你们柳家定然毁在你的手里!」莫漓在黑雾中娇呼道。  「我再说一遍,我见你长得美丽,要收你做侍妾。若你不识擡举,待老夫催动功法,让这魔气破开你的法罩透体而入,你便会修为尽废而且淫蕩无比,到时候只能送到窑子里受苦了。」柳克用双目邪芒一闪说道,他有意拖延时间让莫漓的体内淫毒发作。  「莫漓妹子,你知道我们万柳山庄窑子是干什麽的吗?你去了就得光着屁股从早到晚的被男人肏,骚屄一刻不得閑啊,而且肏的都是没有修为的凡人,身上有腋臭的,还有臭脚的,你都得去舔,然后被肏呢。」妙女堂的淩玉真为了扰乱莫漓的心神浪蕩的说道。  「……」莫漓沈默了,忙施展冰心诀抵抗那一阵阵的淫欲。她已经达到金丹中期,不过一直在五玫山的水枚峰上半隐修,偶尔回到河间府的莫家探亲。所以对于男女之事几乎毫不知情,听到那妩媚女子一说怎麽能不羞愤异常。  「我儿在河间府选妾,你们莫家不由分说便将我儿打伤,还是伤的男根。老夫没有办法,为了报仇只能劫掠了你们莫府的女子当我柳家的奴婢,这有何不妥?如今你要麽自愿做我的侍妾,要麽废去修为成为我万柳山庄窑子里的娼妓。你自己选吧。」柳克用朗声辩解道。  「你们这麽对我,我五枚峰不会答应的!」莫漓在冰心诀的作用下心境渐渐平稳后说道。  「嘿嘿,你们的宗主欧阳衍也不过是元婴中期的修为。只要我柳家拿出一些丹药秘宝打点一下,自然有一直维护我们的前辈为我说情。何况那时你已经完蛋了,还是留下神魂禁制作我的侍妾吧。这样皆大欢喜,你们五枚峰也有个台阶下了。」柳克用滔滔不绝的说道。  「我不信有前辈会为你这个修炼邪法的妖人说情。」莫漓辩解道。  「虽然你这境界比我强大,但人情世故你依然还是个女娃子。我柳家在河间府近千年,谁还不得几个元婴老仙庇护,你们五枚峰也不过是个中等门派,自然有人能镇住你们。」柳克用见莫漓有些服软心情极好说道,仿佛下一刻莫漓就会脱得赤条条的任他采摘一般。  「那个前辈到底是谁?他可知晓你修炼魔功?」莫漓继续问道。  「老夫这一身功法正是拜那前辈所赐,你若想知道他的尊名等到老夫被窝里再告诉你吧,嘿嘿。」柳克用愉悦的说道,仿佛已经将美丽的莫漓仙子压在胯下。  「既然如此你就受死吧!」莫漓厉声说道,那漆黑的魔气突然从中间分出一条缝隙,癸水珠化成一根长矛射出。  「哇!」一口鲜血喷出,柳克用本想挥动绿色小剑灵宝阻挡,结果那小剑却变得异常迟缓。柳克用此时才察觉到,外面的雨声渐渐消失了,那雨水刚刚将整个赏月楼包裹,而被水包裹的中间的区域除了浓厚的水灵气外,其他灵气都极其稀少,导致木属性的绿色飞剑发挥不出应有的作用。  黑气被雨水吸收消散,只留下莫漓提着癸水珠凝聚的水矛插入了柳克用的心脏。  「单纯水灵根!竟然如此精纯……」柳克用一边喷着血一边说道。冰冷的寒意正在冻结他的心脏。  「邪秽的魔修,人人得以诛之。」莫漓杏眼圆翻的说道。  「嘿嘿,没想到着了你这小娃娃的道。老夫不甘心啊!我要让你变成千人骑~ 额!」柳克用双目黑芒一闪,莫漓见他正在凝聚邪功忙将冰寒的水灵气输入柳克用的经脉中。  「嘭!」柳克用的身体忽然爆开,一股黑气四散开来。  「呜呜!」莫漓离得最近被黑气震开一丈有余,才开打蓝色的防护罩将柳克用的暴体黑气阻挡。徒弟张晓菱因坐在莫漓身后没有受到波及。可怜的是那个妙女堂的淩玉真,因被水灵气所阻隔不能施展功法帮助柳克用,而且只有筑基修为即使帮助也效果不大,所以她只能在柳克用身边伺机而动。柳克用的自爆她也不能幸免,让几缕黑气鉆进她的体内。  「啊,我受不了啦!」那妩媚的淩玉真浑身翻滚,不停的撕扯自己的衣服,本来就少的衣裤很快就被撕扯殆尽。然后两支纤指竟然插入自己的肉穴内不停的搅动着,嘴里发出喝喝的声音,犹如发情的母兽。  一枚冰晶状的灵气从莫漓手指飞出,进入了那妩媚女子的眉心。女子身子停了一下,双睦回複了一些神智。莫漓也是被那黑气沾染的人,甚至比那妩媚女子还多,但是她用神识扫了一下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异常。然后她才解救那淫蕩不堪的淩玉真。  「带我去找妹妹莫苒。」莫漓扶起有些虚弱的张晓菱,对着那个妩媚女子说道。  「多谢仙子救命之恩。」妩媚女子忙跪下给莫漓磕头,只是赤身裸体每次磕头都能让莫漓看到她那纤细的后腰和好像水蜜桃形状的美臀。  赏月楼包裹的雨水渐渐蕩开。  两柄绿色的法器就向莫漓袭来,原来是万柳山庄柳家的其他人,见到赏月楼出现异常连忙过来驰援。  莫漓纤指一弹,那漫天的雨水瞬间化成利剑向那几个只有筑基修为的柳家弟子袭去。而癸水珠化做一片利刃将那两柄法器一分为二。远处传来一阵阵的惨呼声。  「菱儿,此地已经没有筑基以上修为的人了。你去把其他有修为的人都杀了吧!」莫漓冰冷的对着张晓菱说道。虽然她的本命法宝受损但击败筑基修为以下的人还是轻而易举。柳家修习魔功,本应该杀尽的,不过莫漓仅仅将有修为的人杀了,也算灭门了吧。  妙女堂位于赏月楼不远处,莫漓在路上结果了几名练气期的柳家护院后。在淩玉真的指引下径直走入了妙女堂。  「家主,哦,不,那个老家伙的魔气就是在这里炼制的。仙子小心了。」淩玉真为了讨好莫漓说道,此时她依然赤身裸体,双腿夹得很紧,一幅忍着淫欲的样子。  妙女堂的地牢里,一个赤裸女子正在被几名大汉围着。女子双手和脖子被绳子拴着,并高高吊起。因为有双手的牵扯,那套在脖子上的绳索不止于勒死女子,但是也呼吸困难。一名男子走到女子身边,那女子下意识的扭得腰肢双腿缠在男人的腰上,只有这样才能让脖子和手腕上的拉力减弱,喘上几口大气。而代价就是一双美乳尽情的被男人揉捏,而男人胯下的肉棒也正顶着女子的阴户。  一声叹息,女子只能任由那粗大的肉棒插入自己刚刚破处的肉穴。只有这样才能呼吸,不至于被吊死。  男人挺了几下就停了下来,并且双手揉捏女子肥嫩的双乳。女子没有办法只能奋力的扭动腰肢让肉穴套弄着插入自己肉穴的肉棒。一不小心,男人并不长的肉棒滑出,男子后退了几步让女子的美腿再也缠不住自己的腰。女子一下又被吊着,微红的俏脸渐渐被勒得发紫。  突然那几个狞笑的大汉突然结成了冰块渐渐碎裂。女子双手和脖子上的绳索也断开,女人一边坐在地上一边干呕着。  「把衣服穿上,我们回家。」莫漓走了过来递给那女子一件衣服说道。  「姐姐,呜呜呜~ 」莫苒抓起衣服哭泣起来,她想抱住莫漓,可却被莫漓冰冷的眼神制止住。  「你这个样子,回到莫府也别再出来了。将来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心智不坚修炼也是枉然。」莫漓用灵气一把裹住莫苒,也没有给她解除禁制的样子。  「姐姐,帮我把着妖妇杀了。」莫苒盯着那面色潮红的淩玉真狠狠地说道。  「我会让她生不如死!」说罢也卷起了那赤裸的妩媚女子向山庄外飞去,此时除了这妩媚女子山庄内所有的修炼者都已经死了。  「我愿到五玫峰为奴,求仙子饶我一命啊。」淩玉真哀求着,不停的夹紧大腿。有着筑基修为的她此时一丝不敢动用自己的真元,生怕莫漓一念之间杀死自己。  「五玫峰不收女奴。我只是暂时镇住了你体内的魔气,很快就会和刚才一样。」莫漓冷冷的说道。  河间府水陆码头。那里永远不缺一排排低矮的平房有一些可以果腹的小饭馆赌坊,当然更不缺的是供给码头力工享乐的窑子,里面都是人老珠黄的接客窑姐。  一个女子狼狈的从水里游出来,样子妩媚异常,肌肤雪白只是香腮泛红。此女正是那万柳山庄的淩玉真。莫漓废了她的丹田后便将她丢入码头旁的河水中任她自生自灭。  淩玉真依然一丝不挂,她迷茫的看着这一行行外扭的平房。突然一阵淫欲传来,她不理会旁边男人火热的眼神,走入一间房内。老鸨正在门口吃着瓜子,见到一名妩媚的赤裸女人惊得说不出话。  「我想,给我啊!」淩玉真浪叫着。  「你是干什麽的?」老鸨问道。  「当妓女,母狗,什麽都行。」淩玉真焦虑的说道。  「卖身啊还是打长工呢?」老鸨问道。  「怎麽都行,我现在憋不住了。」淩玉真一只手扒开流水的肉穴哀求着。  不一会那低矮破烂的平房内传来淩玉真满足的浪叫声,只是那声音又戴着一丝丝的绝望。不过此时莫漓早已飞得极远了。  河间府莫府。莫家的家主莫元庭须发皆白,拥有金丹初期修为的他已经寿元将尽。令人遗憾的是除了莫元庭外莫家再无金丹修为的人,所以五玫山的莫漓便成了莫家得以立足的希望。  莫元庭弯腰驼背犹如七十古稀的寻常人般迎接着莫漓一行人的到来。  「拜见家主!」莫漓从鬼水珠上敏捷的跃下万福施礼道。  「哎呀,不必,不必。莫家多谢漓儿呢。」莫元庭如同见到自己最喜爱的孙女般扶着莫漓的双肩双目範光的说道。当然莫元庭并不是莫漓的祖父辈分,他至少比莫漓长上几百岁。  「可惜没能保得莫苒的贞操。」莫漓开门见山的说道,这让身旁的莫苒俏脸一下雪白起来,盯着莫漓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唉,都怪我们,平时宠坏了这丫头。才被柳家设计擒拿。」莫元庭一声叹息道。  「我观察这莫苒道心不坚,在柳家便屈从了人家,希望家主有所定夺。」莫漓继续说道,无视家主莫元庭身边的莫家族人。不过这一番话也相当于葬送了莫苒的前途,而莫苒更是气得昏死了过去。  「哦?我知道了。来来来,到家了进屋喝杯热茶吧。」莫元庭见气氛有些僵硬便说道。  「比必了,都是自家人。不过您答应我的鹫源露可备齐?」莫漓毫不客气的问道。  「当然,当然。这里便是。」莫元庭说罢拿出一个白色玉瓶递给莫漓。  「我代师尊多谢家主。」说罢莫漓转身腾空而去。  「师傅,您是否对莫家有些冷漠呢?」飞在空中,张晓菱见莫漓面带冷色问道。  「唉~ ,在我十二岁时,因玄阴之体而久病不愈。我见惯了家族中的冷漠无情,若不是师尊,我或许早已化作一推白骨了。菱儿此事休要再提了!」莫漓伤感的说道,说罢化作一道蓝芒消失在天际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