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烽火烟波楼同人之三年南疆 1-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烽火烟波楼同人之三年南疆 1-3
  第一章 蛊神殿  空无一人的大殿,巨大的蛊神雕像在几点烛光中显得分外狰狞  而蛊神雕像之前用来祭拜的蒲团上,昔日高傲的南疆蛊神南宫迷离现在却犹如一只发情的母狗一般趴在地上  十根纤细的手指牢牢的抓在蒲团的边缘,一对肥美的玉兔随着颤抖的身子来回晃动,圆润的雪臀高高的翘起,两条玉腿分开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腿间的羞人之处,更是早已一片泥泞,玉壶上的的阴毛,在烛光的照耀下,更是已被蜜穴中淌出白浊的淫水打的透亮,腿间的地板上,也是早已有了一滩水渍  诡异的是整个大殿。除了南宫迷离优美的脖颈间一条绑着铃铛的黑色项圈随着颤抖的身体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之外,竟是毫无生息  南宫迷离头部微微扬起,绝美的俏脸通红一片,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中更是水光一片,檀口微张,玉涎顺着嘴角流下,整个人似是处在发情高潮的边缘,可除了微微颤抖之外,却再也发不出一丝声响  「神女娘娘,小人给您送餐来了」  随着一句戏谑又轻佻的声音,一身苗人装扮的萧逸端着一个木盒旁若无人的推门走了进来  「说说话吧,我们的神女娘娘?哈哈」  「啊!啊啊啊,给我,给我,求你,求你……」  萧逸话音刚落,一丝带着哭腔的女音已是从南宫迷离的唇间喊了出来,那个曾经威严高贵自信冷傲的南疆神女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一脸媚态,摇着诱人身姿,趴在地上哭喊求着男人阳具的风骚母狗  「哈哈哈,那神女娘娘现在可是心甘情愿的同意教我修行与蛊术了?」  「啊,愿……愿意!给我!啊啊啊快给我!」  「那神女娘娘的身份呢?」  「啊,我是主人的……啊啊,主人的肉奴母狗,求求你,啊啊啊求……给我啊」  三个月前,自萧逸控制住南宫迷离,将孤峰罚去看守乱神井之后,萧逸便开始秘密的调教起了南宫迷离  而这两天,无意间萧逸在南宫迷离的案头发现城中抓获了一伙倒卖南疆女子的中原人,于是便拿了南宫迷离的令牌前去查看,果然发现了中原富人房中专用来调教女奴的「女叩头」,虽不及自己在皇宫中用的精致,但胜在实用,小小一枚圆扣,只要扣在女子腿间豆蔻之上,便会让女子始终处在欲望的巅峰而不得释放  拿到此物之后,萧逸还嫌不够,但怎奈南疆一带民风本就淳朴,又多信蛊神之术,这男女房中欢好之一时竟无从寻觅,只好命人去讨了些田间耕牛配种所需的春药回来,一拿到手,便迫不及待的準备开始自己的调教大计  对外宣称神女娘娘要在蛊神殿闭关七日,所有人一律不得靠近之后,萧逸便与一脸冷漠的南宫迷离走进了庄严无比的南疆圣殿之中  看着以往无比熟悉的圣殿,南宫迷离此刻却觉得浑身发冷  「你要来着圣殿中干什麽?如果要玷汙蛊神,我便是拼了性命也要……」  " 也要什麽?把你主人我弄个精尽人亡嘛?哈哈」  「你!」  看着嚣张的萧逸,南宫迷离不禁一阵气苦与绝望,是啊,自己又能怎麽样呢,在他面前自己竟是连自尽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下贱的猪猡夺了自己的身子,两行清泪不禁无声的滑落下来  刚刚还一脸狠厉的南宫迷离转眼间便成了一个啼哭的柔弱女子,更是令萧逸哈哈大笑  「神女娘娘,我也不逼你,当着蛊神的面,你说,你可愿意教我武功与蛊术啊?」  看到一脸戏谑的萧逸,南宫迷离只当他又在借机羞辱自己,索性闭口不言,只是将俏脸扭向一边,可没想到萧逸的下一句话却让南宫迷离如遭雷击  「神女娘娘既然不愿意说话,那麽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命令,再不能发出一个声音,现在脱衣服」  「不!」  南宫迷离瞪大双眼,又羞又急,心中疯狂的大喊,可是身子却不听使唤,口中发不出一丝声响,双手也是将自己的绛红色罗衣解开脱下  而脱了外衣的南宫迷离,内里却是一丝不挂,为了方便萧逸的玩弄,从破身之日,南宫迷离已经是在没有穿过亵衣,不知是冷还是急,白玉般的身子裸露在蛊神殿间冰冷的空气中,微微颤抖  「跪下,双腿岔开,向街上母狗那样」  不!双眼第一次哀求的看向萧逸,但萧逸却是视而不见,看着眼前的绝色美人,傲人的玉乳虽然垂在空中乳尖却依然微微上翘,撅着一双圆润的雪臀,狗一样跪在蛊神像面前的蒲团上,两条白玉般修长美腿间,一道缝隙在茂密的黑森林间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此刻的南宫迷离哪还有一丝高贵,只剩下了淫靡与妖娆  萧逸强忍住将肉棒插入南宫迷离腿间蜜穴的沖动,双手将南宫迷离蜜穴剥开,取出耕牛所用的春药涂抹在南宫迷离的蚌肉之中,接着将「女叩头」扣在了南宫迷离的豆蔻之上,弄完之后,满意的拍了拍南宫迷离挺翘的臀瓣  「刚刚还说什麽圣殿,你看,我们的神女娘娘不就以身作则,在这圣殿中光着屁股,向母狗一般了吗?哈哈」  看着身下急的浑身发抖却一动不能动的南宫迷离,萧逸附下身子将一个挂着小巧铃铛的黑色项圈套在南宫迷离的颈间,在南宫迷离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让蛊神看看我们迷离的身子究竟有多风骚,多欠干,如果在这圣殿中发情,不知道蛊神显灵会不会先干一遍我们的母狗迷离呢?哈哈哈」  看着暗中用内力压在着欲望的南宫迷离,萧逸嘿嘿一笑,起身走了出去  感觉到萧逸的离开,早已羞急万分的南宫迷离却是暗暗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萧逸对自己做了什麽,但下体一波一波的快感自己的内力尚且还能压制住,只要这个猪猡不在,以自己的内力,七日的闭关还能坚持的住  可是南宫迷离哪曾想到随着萧逸离开大殿关门的声音,一句话也慢条斯理的传了过来  「神女娘娘,今夜我再来看你喔,在我走的这段时间,你可是一动也不能动包括使用内力与蛊术哦!哈哈」  随着话音,南宫迷离只觉得下体的快感瞬间爆发,一波又一波的淫欲沖击着自己的脑海,可是全身除了轻轻的颤抖一动也不能动,微微张开的檀口想要呻吟哭喊,却也是无法发出一丝声响,只剩下清脆的铃铛声叮当叮当的响着  吱呀一声,沈重的木门隔绝了室外的阳光,大殿内除了几点烛火,全都蒙上了一层黑暗  直至此时深夜,等到萧逸回来,本就不知男女之事,才被萧逸破身不久,只是被萧逸的普通的房中术挑逗几下,蜜穴都会控住不住的泥泞不堪的南宫迷离,被这专门训练女奴母犬的淫具折磨了整整一天,淫药与淫具的双重作用下,南宫迷离已经忘了自己是谁,自己在哪,真的如一只发情的母狗一般,只觉得自己的蜜穴之中又麻又痒,浑浑噩噩间,浑身犹如被火烧了一般,脑海中全是这些时日,萧逸在自己身上驰骋之时,那粗壮坚硬的阳具  「那肉奴如果想要主人帮忙,是不是要先同你的奶子来帮主人热热身呀?」  看着曾经从皇城中抓自己来的冷傲不可一世的南疆神女,现在不需要自己的命令,也如同一只母狗一般跪在地上哭求着自己,萧逸更觉得得意,反而更加羞辱南宫迷离起来  但此时的南宫迷离哪里还顾得羞耻与自尊,身子刚一能动,玉手便捧起一双圆润的玉乳,就将萧逸的阳具夹在两片柔软之间拼命的上下套弄起来,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早已没了高傲,只是楚楚可怜的望着萧逸,却不知这更激起了萧逸淩辱她的欲望  「用嘴」  随着萧逸的命令,南宫迷离圆润挺拔的玉乳包裹着萧逸的阳具上下套弄,同时将头低下,檀口含住胸前的阳具,用力的吸吮起来,萧逸只觉得好像吃了人参果一般,沈浸在南宫迷离的乳交服务之中  「神女娘娘还真是个天生的骚货呢」  时间不长,萧逸就感觉自己的阳具已经兴奋无比,一把将浑身酸软的南宫迷离推到在地,双手抄起南宫迷离修长的玉腿,往肩上一架,胯下的阳具顶住南宫迷离的蜜穴,却并不急于插入,只是在南宫迷离的穴口轻轻的刮弄  「啊啊啊,插进来,求你,插进来」  早已发情多时的南宫迷离哪还受得了这般挑逗,大声哭喊的同时,圆润的臀瓣也是离地而起,努力的想将蜜穴前的肉棒吞入自己的腹中  「呃啊啊啊!」  看到曾经高傲的南宫迷离现在下贱发情的样子,萧逸腰间一挺,巨大的阳具瞬间没入南宫迷离早已泥泞不堪的蜜穴之中,粗胀的肉棒挤过一层层紧窄的肉壁,连着沖刺几下之后,猛的一下撞在了南宫迷离的子宫口上  「噢噢噢」  萧逸只感觉一股热流浇在自己的龟头之上,同时南宫迷离本是搭在肩上,白嫩的双腿瞬间伸的笔直,连带着身子全部离地而起,僵在半空之中,勾人的双目早已有些翻白,只剩红润的檀口发出一声动人却带着哭腔的呻吟  看着刚刚潮吹,僵在空中的身子仍旧不受控制般一抖一抖,整个人陷入失神状态中的南宫迷离,本就是色中饿鬼的萧逸哪还忍得住,双手卡住南宫迷离的胯骨,猛的在南宫迷离的蜜穴中沖刺起来  「啊啊啊别啊啊停呃,我受不了了啊啊呃」  高潮过后的南宫迷离药效稍退,恢複了一丝神智,就看到眼前的萧逸将自己的雪臀整个抱起,发了疯般的抽插起来,刚刚泄了身本就酸麻的蜜穴,顿时如遭电击,竟是不由自主的浪叫起来  「你这个欠干的骚货,我干死你」  随着萧逸快速的抽插,南宫迷离整个身子也是反弓起来,胸前的一对玉乳疯狂的甩动,修长的双腿牢牢的压在萧逸的肩膀之上,玉足上的脚趾也是一根根张开,兴奋的用力着弯曲起来  「啪啪啪啪啪」  坚硬的阳具疯狂的沖击着早已水流成河的蜜穴,一下下撞击在南宫迷离腹部的耻骨上,交合处早已被穴中白浊的淫液浸湿,无尽的快感袭来,方才恢複一点的神智,转瞬间便被沖击的粉碎,只留下绝美的酮体在男人的身下疯狂的扭动,口中也只剩下了一声又一声的浪叫  「噢噢啊啊噢啊啊啊!」  随着萧逸每一次的抽插,南宫迷离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身下的阳具完全填满,白玉般的身子被顶的不住的娇颤呻吟  「骚货,早上还圣殿,现在还不是骚的淫水直流!啊?」  又猛的沖刺几下,萧逸重重的将身子压在南宫迷离身上,身下阳具插进南宫迷离的蜜穴深处,将一股养精浇了上去  「啊」  南宫迷离只感觉蜜穴中一烫,本就极端敏感的身子竟是有泄了出去  半晌过后,被萧逸抱在怀里玩弄这穴乳的南宫迷离虽然还是娇喘连连,但总归回过神来,想着一天中在神圣的蛊神面前发情,又如妓女一般跪在地上用自己的乳肉与檀口求着这猪猡般的人来操弄自己,更是高声浪叫泄身无数,淫蕩的连戏本中下贱都娼妇都不如,面上瞬间血色全无,双目中也是没了神采  偏偏这时萧逸指尖却是又将那「女叩头」一扭,本是自暴自弃萌生死誌的南宫迷离,被着奇淫的淫具一激,身子却是早已被这东西驯的服服帖帖,竟是下体蜜穴中又是一股白浆喷出,浪叫了起来  「看来神女娘娘想起刚刚自己的风骚的样子了,别急,这才刚刚开始!我可是要你之后的日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夜渐渐深了,远处巡夜的僮兵们却不知道,南疆中的圣地之中,万人敬仰的神女娘娘,一如此时中原勾栏之中某些低贱的娼妇一般,正在卖力的扭动着婀娜的玉体,不住的浪叫呻吟.